天津食品集团有限公司-欧洲杯首页

欧洲杯足球竞猜的文化  /  enterprise culture
> 欧洲杯足球竞猜首页> > 欧洲杯足球竞猜的文化 > 百花园 > 文学欣赏 >
王红梅:文自飘零,我自留
来源: 天津食品集团

    我喜欢看书,尽管我现在的记性比健忘症病人强不了多少,可我还是想看,主要是享受“看”的过程,也确实很难把它们存到记忆里。 
    我忘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看书了。大概在十几岁的时候,我家的邻居是一对城市里的下乡知青,他们每次探亲回来都要带来一大堆连环画——就是过去我们常说的小人书。依稀记得有《美人鱼》、《孙悟空大闹天空》、《哪吒》、《木偶奇遇记》..... 他们的小女儿还太小,只知道对这些书抓来抓去连啃带允。那些花花绿绿的诱惑,对于我一个农村来的孩子是无法抗拒的。于是我便天天泡在他们家里,一本接一本的看,偶尔帮着照看一下他们的女儿。他们得闲的时候也给我讲一些书里的故事。我一直记得他家的那个装书的大木箱子里有我总也看不完的书。
    后来上了中学,正是风靡金庸、古龙、梁羽生武侠小说的时候,当然还有琼瑶的爱情小说,只是我更喜欢看武侠小说,所以至今琼瑶的书我也没看过几本。也不知道这些书是哪个同学的,总是一套接一套的传过来,我总是赶着借来看,废寝忘食的看,夜以继日的看,我着了魔似的迷那些故  事,那些人物。上课恍惚,下课恍惚,走路睡觉都恍惚。每一次被老师从那些侠女豪士身边揪回来的时候,我看着老师生气的脸,翕动的嘴,恍然若梦,恍若隔世!一副不知道今朝是何年的表情,现在想来估计是标准的痴傻捏呆的嘴脸,最后老师的表情是摇头叹气,无可奈何,表示这学生无可救药,无可救药!
    再后来我带着满脑子的武侠人物进了高考考场,当然是大获全败。想那些拳拳勇士们,绝世英雄们个个都豪情万丈,锄强扶弱的,怎么就没人肯出来帮帮场? 就任由我这个正义崇拜者沦为市井女人、厨房怨妇。真真岂有此理!!
    每个少女都有过纯真的梦,幻想着有一天能够和像白马王子一样的男孩爱恋。
    我是从不崇拜歌星影星的,就在同学们把明星照片贴的满世界都是的时候,我竟然不知道邓丽君是何许人,曾经瞪着大而无神的眼睛(母亲总是这样评价我的眼睛)问同桌,邓丽君是谁?同学先是一片讥笑,然后坏坏的告诉我,说是车站门口那个卖茶叶蛋的,我当然不信,几经追问,才知道原来是时下几首耳熟能详的歌曲都是她唱的。别以为我不追星就把精力放在学习上,我学习成绩一直是差的,数学我总是滚不出数字的迷宫,再由于我的懒惰和不勤于记背,其它学科也是马马虎虎的。
    但我喜欢文字,一些美丽的文字,我喜欢诗歌的灵动,散文的雅致,古诗词的韵律。我总是觉得作家的大脑是不可思议的,他们可以让一颗种子在沙漠里摇曳成绿洲,也可以让一叶艾草幻化成草原;他们可以把整个世界揉进书里,也可以让时间的车轮逆转。我还觉得世间最浪漫的人就是诗人,他们能让雨儿生情,风儿默默,云儿穿纱。我最喜欢的就是席慕容,她的诗如行云流水般的清淡剔透—— 如何让我遇到你 |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 | 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 | 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.....  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  | 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 | 却突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 | 在那个古老的不在回来的夏日 | 无论我如何去追索 | 年轻的你如云影掠过.....  我曾傻傻的痴想,慕容,如果你是男儿,我愿为你有惊鸿一瞥的美丽.....
    青春的远去,岁月的磨砺。我活在粗糙里,并没有遗忘文字的美丽与细腻。我总是扒开凌乱如柴垛般生活的一角去吸允文字的芳香,假若有更多的时间醉在其中,此生足矣!!

(嘉立荷公司 王红梅)